阿尔山之游2

作者:阿尔山之游2 来源:未知 2021-05-15   阅读:

阿尔山之游那美丽的小海螺,放在我的床头,看到它,我就想起前两天一次难忘的旅行经历。1月15号,我们收拾好东西,打出租车到清河站坐高铁到达了广州南,又坐地铁到了黄埔开

阿尔山之游

那美丽的小海螺,放在我的床头,看到它,我就想起前两天一次难忘的旅行经历。

1月15号,我们收拾好东西,打出租车到清河站坐高铁到达了广州南,又坐地铁到了黄埔开发区全季酒店。奔波了一整天的我们终于能够歇歇脚了。

第二天早上7:30,我们吃过早饭继续赶路。乘坐地铁原路返回到广州南站。但是在路上耽误了时间,就差两分钟,我们没有赶上火车。我既担心又害怕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没赶上火车。我们只好改签其他车次了。爸妈排了好几次队以后,终于改签成功,而且从二等座提升到了一等座!但是有一个小问题,就是我们四个不是同一列动阿尔山之游车。我和爸爸是下午1:00发车去湛江的动车,而妈妈带着弟弟是1:26发车到湛江的动车。我们就计划我和爸爸到了湛江先去宾馆,放下东西,等妈妈和弟弟快到的时候去接他们。因为妈妈带着弟弟行动不便,而且还带着东西。

我和爸爸放下东西接上妈妈他们就回到了酒店。酒店的环境非常好,有餐厅、健身中心,会议室,甚至还有洗衣房呢!而且每个地方的名字也很独特。会议室叫做“共语”,健身中心叫做“汗出”,洗衣房叫做“出尘”,餐厅叫做“相招”,给人一种文学的气氛。

酒店的大堂里还有一个书吧,里面有很多的书,而且书架设计的也很有创意,是嵌在墙里的。还有专用的儿童阅读区,设计得很人性化。

第二天我们吃了早饭又开始赶路,我们准备坐大巴去海口,可是弟弟的票出了点小问题,所以我们又分开走了。本来下午5点就可以汇合的,但是晚上8点才在宾馆汇合。因为我跟爸爸坐的大巴车没有登岛证,所以不让上轮渡。后来警察来了,跟司机用海南话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,后来有乘客急了,大声说:“说普通话!让我们听听是怎么回事!”我估计是因为司机把我们的身份证收走了,所以他才着急的。

后来警察为了不耽误我们时间,让司机把身份证和船票发给我们,让我们先走,警察再慢慢调查。

到了海口秀英港,我们又在公交站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的公交车。说到公交车,海口的公交车有大的也有小的。大的没什么可说的,就类似于北京的普通公交车,小的公交车的大小差不多就是正常公交车的一半,就像公交车婴儿一样。

到了宾馆已经晚上快九点了,因为在船上的时候排队进港又耽误了一点时间。妈妈带着弟弟已经吃完饭了,给我和爸爸留了一点米饭和菜。

第二天早上我们坐公交车去了海口最古老的钟楼,具体叫什么名字我有点忘记了。附近还有个步行街,我们也去转了一圈,顺便吃了个早饭。然后就坐城铁去文昌了。

到了文昌,我们将近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酒店。酒店全称叫做“海南文昌金石国际大酒店”。酒店环境非常好,内有台球室、棋牌室、健身房、游泳池、室外游泳池、餐厅等等。进了房间,我非常惊讶,因为房间特别大,还有一个大阳台,而且还是海景房!卫生间有两个洗手池作文,和一个化妆台。我开玩笑的对妈妈说:“是不是第一个洗手池是刷牙的,第二个是洗脸的,然后再化妆啊?”妈妈也笑着对我说:“也许吧。”我们在那里住了4天。这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第二天的时候,弟弟突然开始发烧,而且也不吃饭,我和爸爸妈妈都非常着急,会不会是新型冠状病毒啊?因为这两天新闻不断报道,湖北武汉等地发生了严重疫情。而且弟弟的咳嗽、发烧等症状都与这个病毒很像。我心想,这么一烧,那就完了,因为都玩不成了。而且要是成为疑似病例把我们都隔离了怎么办啊!

我和爸爸负责买药和生活必需品,妈妈负责在酒店里照顾弟弟。而且我估计妈妈非常累,因为弟弟必须让妈妈抱着,只要没抱着,立马就开始哇哇大哭,连个厕所都不让上。有时候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把弟弟放在床上,让我和爸爸逗他玩。可是哪里管用啊!一放下就开始哭,我和爸爸也没辙。

后来两天病情逐渐好转,我们带着弟弟去海边玩了玩。我负责挖坑,弟弟负责填坑,我负责堆沙堡,弟弟负责搞破坏,玩的不亦乐乎。

1月22号,我们又乘坐城铁到三亚亚龙湾高铁站,然后坐公交车到六盘村加油站,步行100米左右到达了民宿。我们住的民宿装修的很好,环境也不错,小小的房间非常质朴。

当天晚上,我们租了辆电动自行车前往海滩,一路海风椰林,让人赏心悦目。亚龙湾的沙子很细也很白,海水很清澈。然后我们又去附近的茶餐厅里吃了顿晚饭。饭后我们返回宾馆洗了个热水澡就睡觉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新闻里报道疫情越来越严重,爸爸赶紧去附近的药店买口罩。结果一下楼发现马路上的人们纷纷戴起了口罩;药店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爸爸终于买到了这个药店的最后一包口罩。早餐后,我们戴好口罩又去了那个茶餐厅所在的商场,妈妈给弟弟买了个玩具汽车,给我买了一罐小海螺,我俩都非常满意。妈妈还给北京的一些亲戚朋友买了一些礼物。

当天晚上得到消息,武汉被“封城”了。我心里想,这疫情有这么严重吗?北京可千万别封城啊!要不然我们就回不了家了。

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迎来了除夕。当天中午,我们用手机叫了一辆网约出租车到凤凰机场。由于三亚是旅游旺季,我们等了好久车才来。我上车一看,司机裹得严严实实的;他跟我们说话也非常“吝啬”,让人感觉很怪异。路上车不多,我们很快到达机场。虽然航站楼非常漂亮,但我们也无心欣赏。傍晚,我们乘坐深圳航空的航班返回北京。很奇怪,除夕回北京的航班竟然爆满!

飞机深夜顺利降落北京,这次我们叫的网约出租车司机没有戴口罩,非常热情。车出航站楼的那一刻,我们迎来了除夕零点钟声,我们在车内互道“新年快乐”。欣赏着两旁的烟火,我们很快到家了。虽然小区里一片寂静,推开家门屋里冷冷清清,但是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回家的感觉真好!

此次不同寻常的假期旅行圆满结束!

那美丽的小海螺,放在我的床头,看到它,我就想起前两天一次难忘的旅行经历。

1月15号,我们收拾好东西,打出租车到清河站坐高铁到达了广州南,又坐地铁到了黄埔开发区全季酒店。奔波了一整天的我们终于能够歇歇脚了。

第二天早上7:30,我们吃过早饭继续赶路。乘坐地铁原路返回到广州南站。但是在路上耽误了时间,就差两分钟,我们没有赶上火车。我既担心又害怕,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没赶上火车。我们只好改签其他车次了。爸妈排了好几次队以后,终于改签成功,而且从二等座提升到了一等座!但是有一个小问题,就是我们四个不是同一列动车。我和爸爸是下午1:00发车去湛江的动车,而妈妈带着弟弟是1:26发车到湛江的动车。我们就计划我和爸爸到了湛江先去宾馆,放下东西,等妈妈和弟弟快到的时候去接他们。因为妈妈带着弟弟行动不便,而且还带着东西。

我和爸爸放下东西接上妈妈他们就回到了酒店。酒店的环境非常好,有餐厅、健身中心,会议室,甚至还有洗衣房呢!而且每个地方的名字也很独特。会议室叫做“共语”,健身中心叫做“汗出”,洗衣房叫做“出尘”,餐厅叫做“相招”,给人一种文学的气氛。

酒店的大堂里还有一个书吧,里面有很多的书,而且书架设计的也很有创意,是嵌在墙里的。还有专用的儿童阅读区,设计得很人性化。

第二天我们吃了早饭又开始赶路,我们准备坐大巴去海口,可是弟弟的票出了点小问题,所以我们又分开走了。本来下午5点就可以汇合的,但是晚上8点才在宾馆汇合。因为我跟爸爸坐的大巴车没有登岛证,所以不让上轮渡。后来警察来了,跟司机用海南话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,后来有乘客急了,大声说:“说普通话!让我们听听是怎么回事!”我估计是因为司机把我们的身份证收走了,所以他才着急的。

后来警察为了不耽误我们时间,让司机把身份证和船票发给我们,让我们先走,警察再慢慢调查。

到了海口秀英港,我们又在公交站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的公交车。说到公交车,海口的公交车有大的也有小的。大的没什么可说的,就类似于北京的普通公交车,小的公交车的大小差不多就是正常公交车的一半,就像公交车婴儿一样。

到了宾馆已经晚上快九点了,因为在船上的时候排队进港又耽误了一点时间。妈妈带着弟弟已经吃完饭了,给我和爸爸留了一点米饭和菜。

第二天早上我们坐公交车去了海口最古老的钟楼,具体叫什么名字我有点忘记了。附近还有个步行街,我们也去转了一圈,顺便吃了个早饭。然后就坐城铁去文昌了。

到了文昌,我们将近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酒店。酒店全称叫做“海南文昌金石国际大酒店”。酒店环境非常好,内有台球室、棋牌室、健身房、游泳池、室外游泳池、餐厅等等。进了房间,我非常惊讶,因为房间特别大,还有一个大阳台,而且还是海景房!卫生间有两个洗手池作文,和一个化妆台。我开玩笑的对妈妈说:“是不是第一个洗手池是刷牙的,第二个是洗脸的,然后再化妆啊?”妈妈也笑着对我说:“也许吧。”我们在那里住了4天。这时候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第二天的时候,弟弟突然开始发烧,而且也不吃饭,我和爸爸妈妈都非常着急,会不会是新型冠状病毒啊?因为这两天新闻不断报道,湖北武汉等地发生了严重疫情。而且弟弟的咳嗽、发烧等症状都与这个病毒很像。我心想,这么一烧,那就完了,因为都玩不成了。而且要是成为疑似病例把我们都隔离了怎么办啊!

我和爸爸负责买药和生活必需品,妈妈负责在酒店里照顾弟弟。而且我估计妈妈非常累,因为弟弟必须让妈妈抱着,只要没抱着,立马就开始哇哇大哭,连个厕所都不让上。有时候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把弟弟放在床上,让我和爸爸逗他玩。可是哪里管用啊!一放下就开始哭,我和爸爸也没辙。

后来两天病情逐渐好转,我们带着弟弟去海边玩了玩。我负责挖坑,弟弟负责填坑,我负责堆沙堡,弟弟负责搞破坏,玩的不亦乐乎。

1月22号,我们又乘坐城铁到三亚亚龙湾高铁站,然后坐公交车到六盘村加油站,步行100米左右到达了民宿。我们住的民宿装修的很好,环境也不错,小小的房间非常质朴。

当天晚上,我们租了辆电动自行车前往海滩,一路海风椰林,让人赏心悦目。亚龙湾的沙子很细也很白,海水很清澈。然后我们又去附近的茶餐厅里吃了顿晚饭。饭后我们返回宾馆洗了个热水澡就睡觉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新闻里报道疫情越来越严重,爸爸赶紧去附近的药店买口罩。结果一下楼发现马路上的人们纷纷戴起了口罩;药店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爸爸终于买到了这个药店的最后一包口罩。早餐后,我们戴好口罩又去了那个茶餐厅所在的商场,妈妈给弟弟买了个玩具汽车,给我买了一罐小海螺,我俩都非常满意。妈妈还给北京的一些亲戚朋友买了一些礼物。

当天晚上得到消息,武汉被“封城”了。我心里想,这疫情有这么严重吗?北京可千万别封城啊!要不然我们就回不了家了。

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迎来了除夕。当天中午,我们用手机叫了一辆网约出租车到凤凰机场。由于三亚是旅游旺季,我们等了好久车才来。我上车一看,司机裹得严严实实的;他跟我们说话也非常“吝啬”,让人感觉很怪异。路上车不多,我们很快到达机场。虽然航站楼非常漂亮,但我们也无心欣赏。傍晚,我们乘坐深圳航空的航班返回北京。很奇怪,除夕回北京的航班竟然爆满!

飞机深夜顺利降落北京,这次我们叫的网约出租车司机没有戴口罩,非常热情。车出航站楼的那一刻,我们迎来了除夕零点钟声,我们在车内互道“新年快乐”。欣赏着两旁的烟火,我们很快到家了。虽然小区里一片寂静,推开家门屋里冷冷清清,但是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,回家的感觉真好!

此次不同寻常的假期旅行圆满结束!

阿尔山之游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关键词: 陶行知教育名篇
阿尔山之游2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当前位置:自述作文网 > 家风作文阿尔山之游2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下一篇:没有了
阿尔山之游2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