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

作者: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 来源:未知 2021-04-13   阅读:
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原文: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人生归有道,衣食固其端①。孰是都不营②,而以求自安?开春
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
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

  原文:
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

  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

  人生归有道,衣食固其端①。

  孰是都不营②,而以求自安?

  开春理常业,岁功聊可观③。

  晨出肆微勤,日入负耒还④。

  山中饶霜露,风气亦先寒⑤。

  田家岂不苦?弗获辞此难⑥。

  四体诚乃疲,庶无异患干⑦。

  盥濯息檐下,斗酒散襟颜⑧。

  遥遥沮溺心,千载乃相关⑨。

  但愿长如此,躬耕非所叹⑩。

  注释:

  ①有道:有常理。固:本、原。端:始、首。这两句是说,人生总归有常道,而衣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首要条件。

  ②孰:何。是:此,指衣食。营:经营。这句和下句是说何可衣食都不经营而还要想安乐呢?

  ③常业:日常事务,这里指农耕。岁功:一年的收成。聊:勉强。聊可观:勉强可观。这两句是说一开春就从事耕作,一年的收成勉强可观。

  ④肆:操作。肆微勤:微施勤劳。耒:耒耜,即农具。这两句是说早晨出去从事轻微的劳动,晚上扛着农具回来。

  ⑤饶:多。风气:气候。先寒:早寒,冷得早。

  ⑥弗:不。此难:这种艰难,指耕作。这句是说不能辞却这种艰难的劳动。

  ⑦四体:四肢。庶:幸。异患:想不到的祸患。干:犯。这两句是说身体诚然疲劳,但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意外的祸患。

  ⑧盥(guàn贯):洗手。濯:洗。襟颜:胸襟和面颜。这两句是说劳动完了之后,在檐下洗濯休息,喝酒散心。

  ⑨沮溺:长沮、桀溺,孔子遇到的“耦而耕”的隐者(见《论语·微子》)。乃相关:乃相符合。这两句是说千年以前的隐者长沮、桀溺的心思,竟能和自己的怀抱相投合。

  长沮桀溺耦而耕。孔子过之,使子路问津焉。长沮曰:夫执舆者为谁。子路曰:为孔丘。曰:是鲁孔丘与。曰:是也。曰:是知津矣。问于桀溺。桀溺曰:子为谁。曰:为仲由。曰:是鲁孔丘之徒与。对曰:然。曰:滔滔者,天下皆是也,而谁以易之。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,岂若从辟世之士哉。耰而不辍。子路行,以告。夫子怃然曰:鸟兽不可与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。天下有道,丘不与易也。

  ⑩长如此:长期这样。躬耕:亲自耕作。这两句是说,但愿长期这样生活下去,并不为亲自耕作而叹息。

  译文:

  人生归依有常理,衣食本自居首端。谁能弃此不经营,便可求得自身安?

  初春开始操农务,一年收成尚可观。清晨下地去干活,日落扛犁把家还。

  居住山中多霜露,季节未到已先寒。农民劳作岂不苦?不可推脱此艰难。

  身体确实很疲倦,幸得不会惹祸患。洗涤歇息房檐下,饮酒开心带笑颜。

  长沮桀溺隐耕志,千年之下与我伴。但愿能得长如此,躬耕田亩无怨叹。

  赏析:

  陶渊明归隐之后,参加了一些轻微的田园生产劳动,接触了一些劳动的农民,对生产劳动有了亲身的经历和体会。这个时期,他的诗歌多写田园生活,或抒发劳动时的愉快心情,或反映他在农村生活的复杂情感,或描绘天灾和饥寒给农民带来的苦难,或抒发劳动中的感受和对人生道理的体验。这首写于庚戌(410年)九月中的《于西田获早稻》,便反映了他对田园劳动生活的体验。

  诗的前四句,写出了诗人对农业生产劳动的'体验。人生的道路本是有常规的,而穿衣吃饭原是首要的大事。怎样可以不管衣食的事而能得到自己的安逸呢?说明要求得个人的安逸,就要从事农业生产劳动,搞好衣食生活,可见诗人已经体验到农业生产劳动的重要。

  接下八句,具体写农业生产劳动的艰辛。先以“开春”两句,写一年从开春就开始耕作,经过辛勤的劳动,到年底时才略有可观的收获。可见收获来之不易。次以“晨出”两句,由一年劳动写到每天劳动:早上出去,尽自己之力,从事轻微的劳动;晚上背着农具回来。再以“山中”两句,写劳动要冒着风霜雨露和严寒的气候,可见农业生产劳动的辛苦。所以后面两句说,田家难道不辛苦吗?只是不能摆脱这种艰苦的生产劳动。

  后面八句,写出了诗人的自我感受。先以四句写愉快的感受:其一,参加劳动,身体虽然疲劳,但可以避免意外的政治横祸。这是诗人有鉴于当时嵇康、陆机、潘岳、郭璞等诗人在政治旋涡中被害的教训。其二,劳动之后擦洗身体,可以在屋檐下憩息,喝喝酒散散心。由于有这样的感受,诗人不由得联想起远隔千年的先贤长沮和桀溺,这两个春秋时楚国的避世躬耕的隐者的心情,竟然能与自己相通。于是在诗的最后,发出感叹并表示了自己的愿望,但愿长年如此,亲身耕种并不是值得慨叹的事。

  全诗叙写作者亲身参加田园生产劳动的体验和感受,表现了作者参加劳动的乐趣。

  诗中叙述和议论结合。先以论说“人生归有道”开篇,继以叙述之笔写田园劳动的艰辛,然后又以“田家岂不苦”抒发议论,

  最后才以慨叹结束全篇。其中“盥濯息檐下,斗酒散襟颜’’的情节描写,既见出诗人劳动之余的悠然自在之乐,也透露了诗人对能远避政治旋涡的自我庆幸之感。

【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】相关文章:

1.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

2.陶渊明集卷之三诗五言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

3.陶渊明《丙辰岁八月中于下[氵巽]田舍获》

4.陶渊明《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》赏析

5.《戊申岁六月中遇火》陶渊明

6.陶渊明《癸卯岁十二月中作与从弟敬远》

7.陶渊明《戊申岁六月中遇火》

8.陶渊明《己酉岁九月九日》赏析
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
分享给小伙伴们: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下一篇:没有了
陶渊明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》赏析相关文章